你的浏览器已禁用javascript,请启用javascript,否则网页将非正常运行!

公司新闻

“盐田模式”如何成为创新范例?

发布时间:2018-08-24      发布者:

 南方日报记者 郎国华 孙国英 谢苗枫 周煦钊 杨磊 发自深圳
  摄影 周煦钊

MTQ2MTI5ODU0NDcxNTIwOTMzNTc3MjI=

  最难啃的“骨头”

徐贤是盐田区海山街道鹏湾社区的综合协管员,同时也是一位“文明达人”。在她每月平均10多次的“义务劳动”中,一半是帮助环卫工人清理垃圾。“尤其是旅游旺季,在大梅沙、小区(城中村)、海鲜街等附近,垃圾量会很明显地增加”,徐贤印象很深的是2011年深圳举行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前后,凌晨的海鲜街、周末的大(小)梅沙清理出来的垃圾能以“小山坡”来形容:“特别是饭店附近那些潲水的气味,真的令一个城市的形象大打折扣”。滨海城市深圳常年吸引不少中外旅客旅游观光。近年来全市生活垃圾处置量已达15000吨/日,年均增长约8%。虽然2000年深圳就被国家列为垃圾减量分类试点城市,全市上下投入大量政策资源以及人财物,但成效始终不尽如人意,年垃圾处置量还在持续较快增长。

“与许多地方一样,深圳也同样被邻避效应影响。”曾经给深圳出过主意的一位专家介绍,新建垃圾焚烧设施不仅投资巨大,而且市民“不要建在我家后院”的反对情绪也越来越严重,比如深圳分别在2001年、2004年就已立项的两个垃圾焚烧厂项目,在周边居民的“意见”坚持下,一个无法正常施工,一个九易其址也无法确定选址。

截至2012年,深圳垃圾处理设施设计总能力只有9250吨/日,仍然饱受“垃圾围城”的困扰。深圳市盐田区是个面积、人口小区,但却是滨海旅游大区,每年有逾千万游客光顾,景点丰富,酒楼众多。“这样的基因使盐田成为深圳开展垃圾减量分类一个较好的试验田和突破口。”该专家说。2012年3月,盐田区正式启动了垃圾减量分类试点创建工作,盐田区把突破口选择了最难啃的“骨头”上—餐厨垃圾。

据介绍,餐厨垃圾在生活垃圾中的比重在深圳市的平均值约18%。“在全区每天焚烧的200吨生活垃圾中,有28吨左右的小区(城中村)厨余垃圾没有分拣出来,加上已经收运处理的60吨餐厨垃圾,其总量达到88吨左右,在每天260吨生活垃圾中的比例,就占到三分之一以上。”盐田区城管局副局长何伟康解释,“这块啃不下来,减量分类很难有突破”。此外,餐厨垃圾极易腐烂发臭,如果不能做到全密闭运输,又会造成对环境的二次污染。“就算拉到垃圾焚烧厂焚烧,也要加入大量柴油助燃。”何伟康说,“更令人担忧的是,一部分餐厨固形物被周边城市的养猪户以极低廉的价格收走,废弃食用油脂则流入地下回收加工市场,存在炼成地沟油再回流餐桌的重大隐患。”在盐田区委、区政府实现垃圾减量分类的“棋盘”中,先啃治理餐厨垃圾这块“硬骨头”预期收效巨大:通过对餐厨垃圾的高标准收运和一体化处理,不仅在环境上解除了“湿垃圾”这一最大破坏性因素,还能从社会责任的角度有效防止了地沟油的危害。 

利益倒逼企业“想办法”

5月3日午市,海鲜街人声鼎沸,新金盛海鲜酒楼梁姓部长把客人带到街尾的“餐厨垃圾无害化一体化处理站”跟前,打开了餐厨垃圾油污水自动分离装置。眼瞅比较清澈的油从分离器汩汩流出,落入标注着“待二次处理”字样的油桶时,客人开始相信这名部长拍胸脯“盐田区的餐桌上没有地沟油”自豪。记者在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站内看到,里面摆放着固液分离机、油水分离机和高温生物降解机。该站最大日处理量为5吨,足以解决周边餐馆每天产生的餐厨垃圾。由于站内全密封作业,而且还加装了光裂解除臭设施,几乎无异味外泄。

据了解,盐田区政府于2012年底通过公开招标,授权区城管局与深圳瑞赛尔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协议,共同推进“垃圾减量分类及餐厨垃圾处理一体化”工作。像海鲜街这样的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站全区目前有9个,包括处理量最大的盐排高速桥下循环基地。所谓“一体化处理”,就是通过前端源头分类,终端固液分离、高温降解,后期提炼生物柴油、有机肥料、生物燃料棒等,形成减量分类、资源化利用的闭合产业链条。

深圳瑞赛尔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建新给记者列数举例:一吨餐厨垃圾进入一体化处理站后,先进行固液分离,然后将固体部分加菌种进行高温降解,去掉水分后基本只剩下15%(150公斤)左右的残渣,垃圾减量比例在85%左右。15%的残渣,再作进一步资源化处理,加工成生物质燃料燃烧棒、有机肥等。对分离出来的液体和废弃食用油脂,则进行油水分离,所产生初油的纯度可达95%左右,然后送到专业加工厂,精制成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这其实也算得上一种利益倒逼,逼着我们想办法。”谭建新笑着说,公司研制的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系统,是在盐田区首先使用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起来的。

据介绍,该公司从1999年开始研发环保设备,2012年投标成功后投入了近2000万元为盐田区有机垃圾分类处理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目前收运处理1吨餐厨垃圾,政府按政策补贴198元,以目前的处理规模和技术水平,尚不能完全覆盖成本”,他说,“通过我们不断改善,开发资源化的产品,如生物质燃料燃烧棒、生物柴油、有机肥,以及仍在开发中的生物蛋白、沼气等产品,就不仅可以覆盖成本,还能产生合理的利润”。自2012年7月试运行至今,共收运处理餐厨垃圾34008吨,其中餐厨固形物19084吨、油污水14924吨,生产生物质燃料燃烧棒3534吨,提取废弃油脂1382吨。“我们粗略算了下,生物燃料棒目前每根可以卖3元—5元,生物柴油每吨售价达六七千元,加上政府补贴,以及前期拨付的1600万元用于开展垃圾减量分类及餐厨垃圾处理基础设施建设,估计能在两三年后开始盈利。”盐田的成功也让瑞赛尔“声名远播”。据悉,该企业已经与天津市和平区、湖南株洲签订合作合同,与江西赣州、湖北黄石、江苏镇江的合作谈判也已进入最后阶段。

盐田于2014年共减少焚烧并无害化处理厨余垃圾约5840吨,实现了全区生活垃圾焚烧量“负增长”。2014年被确定为广东省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唯一试点单位。今年年初,“广东省深圳市盐田区餐厨垃圾处理项目”还被评为2014年度“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这是全国唯一因处理垃圾而获奖的项目。